首页 > 教育 > 正文

大学性教育,你迟到了太久!
2015-11-28 14:54:33   记者:李伟报道   编辑:   

  浙江省卫计委早前宣布,将在未来一年中为该省128所高校全部安装计生药具自助发放机,高校学校可以刷二代身份证免费领取。如此大动作,在全国还是首次,大学生的性教育问题再次引发各界热议。本应该是在中小学阶段就开始的性教育,却不得不由大学来承担。性学者、社会学家李银河甚至认为,大学应该把性教育设为与英语、政治等同等序列的公共必修课,为大学生“好好补课”。

\

  津大学2015年秋季学期新开设的“恋爱学理论与实践”课程,不仅被学生“秒抢”完,还有一些没抢到课程的学生站在教室门前蹭课听讲。其实,在很多高校中,与爱、性相关的课程往往都存在着“一席难求”的现象。北京大学始于1996 年的“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课程,历经近20年,课堂容量从最初每年150人增加到目前每年的1500多人,仍“供不应求”,被学生评价为“选修课中的必修课”“受益半辈子”。因为在我国,不少学生被两性问题困扰时,常面临着“家庭讲不好,学校教不好”,只能自己探索的窘境。由于在中小学阶段原本就应该有的生殖健康教育与性教育的不到位,一些学生到了大学仍谈“性”色变。2014年贵阳一学院曾为大一新生开了一场生殖保健知识讲座,并给学生发放了包括避孕套在内的五件套礼包,许多女生表示很害羞,甚至直接扔掉。

  如今的大学生都是通过哪些渠道获取性知识?对于高校管理者而言,性教育又该如何开展以取得更好的效果呢?

  非一门课程能解决的问题

  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的数据显示,在我国青年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中,15~24岁的青年学生感染者和病人2008年占比为 5.77%,2014年这个数字已达16.58%。(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2015-04-10)另外,北京大学“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课程2006年对学生进行的性知识来源的课堂分析结果显示,学生获取性知识最主要的途径是书本,比例为68%;其次是网络,比例为 54%;学校教育比例最低,仅为11%。2014年该校再次进行的课堂分析结果则显示,学生性知识来自网络的比例升至首位,为 65%,来自书本的比例降至 50%。同时,清华大学学生媒体《清新时报》对本校 2015 年学生的分析结果也显示,网络成为学生性知识最主要的来源。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对于青少年性知识的启蒙确实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但充斥于网络上的信息的真实性和科学性却又值得思量。本应该是在中小学阶段就开始的性教育,不得不由大学来承担,也只能算是“亡羊补牢”。虽然是份迟来的教育,但总比继续缺失好。

  接受本文作者采访的一位北大毕业生谈到自己大三选修“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课程时说,虽然作为北大通识教育一部分的这门通选课只有1个学分,而其他课程都是至少2个学分,但即使这样也有好多同学基于学习相关知识的目的,争抢着选修,当时她们全宿舍的人都选修了这门课。“真是抱着既害羞又期待的心情选修了这门课。”该毕业生表示,特别是女同学,会更不好意思一些。对于这门两性教育的课程评价,她则认为,“总体感觉,有点偏学术化,稍微教条了一些。比如期末考试中有些知识点纯属死记硬背。印象最深的是当时任教的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师,语重心长地教育女生要自爱,男生要尊重爱护女生,还放了一些人工流产的图片作为警示,当时我们一些女生都闭着眼睛没敢看。”

  接受媒体采访的性学者、社会学家李银河甚至认为,大学应该把性教育设为与英语、政治等同等序列的公共必修课,为大学生“好好补课”。至于将性教育课程设为高校的公共必修课,李银河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是课本,使用经过专家论证的教材;第二是教师,要有经过培训的师资,“不能说随便一个不专业的人就去讲”;第三是安排适当的课时,“如果不安排课程,徒有书本和老师,性教育就流产了”。(《中国青年报》,2015-05-11)当然,高校管理者也不能抱着仅靠一门性教育相关的课程就想解决当前大学生在两性方面遇到的所有困扰。开展性教育不仅是让学生掌握必备的常识,更重要的是让学生通过学习改变他们对待两性问题的态度和行为,具备基本的性道德,谨防学生在两性关系上出现偏差甚至扭曲的行 为。2014年6月济南长清大学城内一名大三男学生刘某多次偷拍女大学生洗澡后被抓。事后谈到偷窥原因,该学生表示自己家在农村,从小就比较自卑,由于长期压抑的感情无法释放,于是就想到用偷拍来减压。(《生活日报》,2014-06-17)

  校就学习“谈情说爱”

  由于欧美国家通常都将儿童和青少年的性教育看得很重要,且把性教育正式列入中小学教育的一部分,因而严格地说,譬如美国的大学中一般不会设置性教育的普及课程,多会设置性学的公共课程和相关的专业课程。尽管欧美国家的学生从小就开始接受系统的生理健康及性教育,但大学新生入学时仍会参加两性关系处理、约会强奸、校园性侵害、艾滋病等更实用且形式多样的校园活动,又或者是相关的在线课程。

  例如美国西北大学在Coursera网站上就免费为学生和普通受众提供了一门为期四周、每周三小时的名为“生殖健康”的公开课,主要目的是为他们提供生殖健康方面的知识。学校特别指出,大一新生正值性生活关键时期,许多人只有粗略的性知识,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性疾病的传播、意外怀孕情况的发生等问题。教授该课程的西北大学医学院妇科研究副主席泰瑞莎·沃德福则认为,大部分学生入学时对自己的生殖和性健康了解不够,希望该课程能弥补这道鸿沟。通过Coursera网站已上传的课程视频,我们可以了解到受众将学习如何避免性病的发生,以及学习性暴力等不同方面的知识。

  而美国汉普郡学院学生在入学 时收到的大礼包里,会有一个避孕套以及两张性安全指南的卡片。其中一张卡片告知学生假如遭遇性侵行为应拨打的紧急电话和保密咨询的联系方式,另一张卡片则是如果学生未有性经验欲了解更多知识可留下联系方式。学校的目的是希望学生能够有准备地来进行安全的性行为。相比而言,由于 性教育的缺失导致女大学生厕所产子、女大学生成为人流“主力军”之一等新闻见诸报端,国内高校或许可考虑在新生的 入校教育中适当加入有关性教育方面的内容。除此之外,入学后全体汉普郡学院大一新生还将到学校体育馆观看一场围绕性行为中的“同意文化”而编排的话剧,学校希望告诉学生们在怎样的情况下发生两性关系才是道德的,怎样的性行为才是健康的。

  以启齿?去找学校帮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针对学生两性方面的困扰,欧美高校一般均会有名为“性教育中心”(Sexual Education Centre,以下简称 SEC)或“性健康教育”(Sexual Health Education,以下简称SHE)一类的网页。网页的具体作用基本上都大同小异,如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在 其 SEC网页上写道,“在SEC,我们思考、探讨、告知你关于性、性行为和性健康的一切”,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SHE网页上则写道,“学校的专业人员和志愿者会努力为大家提供更全面的性健康教育,以及更合适、安全的两性用品”。

  为促进学校的健康服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SHE中心两性健康的专业人员与学校负责学生健康教育的工作者携手合作,为全体师生提供全面的性健康教育和更安全的两性用品。而为了让更多羞涩的学生走进SHE中心咨询两性健康问题,SHE中心专门安排一位官方“性感女神”—— 罗宾·米尔斯。罗宾·米尔斯凭借着她近十年的工作经验,将专业地为伯克利分校的学生提供免费咨询,使学生思考他们的性行为是否明智,怎样才能有更舒适的行为体验等。不仅如此,这位官方的“性感女神”还开通博客,与大家探讨有关两性健康方面的热门话题。针对全体师生和教职员工,SHE中心则提供以下形式多样的活动:

  ◆ 研讨会/培训。根据多数学生或团体的特别需求,召开教育研讨会,探讨关于两性健康方面的相关问题或组织热门话题的讨论。

  ◆ 在线咨询。一对一的在线沟通方式,从文化、历史、战略和方法论等方面讨论与两性健康相关的话题。

  ◆ 健康指导。具有高度隐秘性的一项活动。报名者都将有大约45分钟的时间,向专业人员进行个人性健康问题、性行为或能力方面的咨询。不过由于学校资源有限,每人每学年仅有四次机会。

  ◆ 特邀嘉宾发言。适用范围主要是针对学术类的小组讨论和相关活动。

  ◆ 网络资源。SHE中心会将与两性健康与行为相关的好网站、诊疗所及相关主题的影像视频列表,提供给伯克利分校全体人员。

  两性话题是一个很自然,且需要学校、家长及学生敞开来好好谈的话题,没必要受传统思想束缚而刻意避讳。特别是对大学生而言,这份该有的性教育已经迟到 太久,高校更需做好“亡羊补牢”工作,开设优质的两性教育课程及多种形式的主题活动,为学生提供正规、系统的性教育,使学生在需要获取性知识时,首先想到的是学校。

上一篇:戈壁绿洲甘肃高台在中小学普及游泳课
下一篇:中央高校拨款项目大整并 强化绩效导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