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正文

妈妈的心声:孩子,大家都爱你
2018-05-17 10:05:54   中国东方新闻记者:张翠冬报道   编辑:   

     当下在网络上随处可见老师虐待体罚孩子的视频和新闻,曾经的灵魂工程师,在这个时代好像都已消失不见,我们战战兢兢地把孩子送进学校,躲在角落偷偷地看着老师是如何对待他们,对立地看待老师对孩子的教育,自以为我们的认知大大高于老师。
    今天早晨收到了儿子班主任在凌晨三点微信里发来的文档,睁开眼就看到,读完后热泪盈眶,不竟要为老师和学校呐喊,请告诉你的孩子,老师爱你们。里面全是满满的感动,满满的爱!因为我很清楚他在学校会有怎样的作为,作为母亲是我自私了,只希望他能跟其他孩子有一样的学习成长轨迹,而无视了他给老师和同学们带来的困扰。入学后至今,老师和同学们却给他营造了一个温暖的世界!
     我是一位普通的妈妈,却有个不普通的孩子,一个智障三级的特殊儿童。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可我的天使在降落人间的过程中,不幸折断了翅膀。家里倾尽全力挽救,他从两周岁起开始了学前教育,是在康复医院的康复训练科完成,作为母亲我只希望他能快乐的度过此生。无论多艰难,始终坚持让他看到的只有我的笑容,不管他在康复课上的表现如何,不管他是否在回家的公车上笨拙地扯到了前座女生的长发,也不管他在陌生人面前不当的冒失打扰,我都是背着他跟对方道歉,回头会笑着跟他说,他的表现很好,妈妈喜欢他自信快乐的样子。希望为他挡去世间一切的伤害,让他感受生命的美好与世间的温暖。
    眼看到了入学的年纪,能顺利地进入普通小学接受教育,是我们的奢望。但是修人学校在入学前还到家里来家访,表示每个学龄儿童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本来还担心他在学校不受待见,会被其他孩子欺负。可是这五年来他越来越懂事,越来越自信,令我宽慰。当我看到这篇文字时,我懂得了学校和老师们在做着怎样的努力。
 
         以下是班主任的原文:
                           把孩子放在心上
                                                                                                  前   言
      苏霍姆林斯基说:“教师教育素养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要懂得各种研究学生的方法。”他还说,“不了解儿童的心灵,就谈不上教育素养。”因此,在教师的学历普遍达标甚至超标的今天,教师的教育素养专业化,更值得探究。
                                                                                                  初   见
做小金的班主任已经有五年了,我依旧清楚地记得他刚入学时的样子。那时他跟在妈妈身后,像一颗小弹珠似的,带着清脆的笑声,一蹦一跳地弹进了办公室。他有着大大的脑袋,无邪的笑容,天真可爱,一如所有的普通孩子。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了种种不寻常的端倪:他控制不了自己的笑声,回答不了复杂一些的问题,就连下楼也只敢试探着慢慢挪下来,原来,他是一个有着智力三级残障的特殊孩子。
                                                                                                  初   教
     爱笑的小金是无忧无虑的,可他给我带来了不少烦恼。一年级刚入学,本来就是培养专注力的时候,可小金在课堂上总会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他时而发笑,时而喃喃自语,时而不停地起立坐下,往复数十次,教室里只听到他的椅子和地面摩擦的沙沙声。
小金给我带来的烦恼还不仅局限于自己班级。今天是书法老师向我告状:中午写书法的时候,小金大喊大叫,吵得一整个年级都没法好好练字。明天是和小金一起等校车的同学跟我报告:小金等校车的时候又把其他班的一位同学的书包扔到地上了。
                                                                                                   反    思
     我在小金身上投注了许多时间和注意,小金一犯错,我就严厉斥责;哪次安静了,我就奖给他一颗糖。可是小金的表现如同捉摸不定的随机数列,得了奖励,他也不太清楚奖励源自哪个良好的行为;被我斥责后,他会安分一两天,可是过不了多久,他就故态复萌,有错还是照犯不误。那段时间,我看着小金的表现时好时坏,心情也跟着起起伏伏,真实地体验到一个特殊孩子的成长是一件多么艰辛的事,而教育,仅有一腔热爱,并不能帮助他太多。
                                                                                                  发   现
      有一次上课时,我提到了《精卫填海》的故事,扫视教室的时候,我发现小金居然也在认真聆听。他的小身体牢牢地钉在座椅上,仰起脑袋,往日涣散的眼神突然有了光彩,显然是被精卫的命运攫住了心神,我讲完后,他还大声地跟着其他同学一起学舌:“精卫、精卫!”我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我从家里拿了一些绘本给小金看。拿到书的小金喜悦地翻着,用手指在上面指指戳戳。可我很快发现这还不够,因为小金的读写能力很弱,并不能独立阅读绘本,要让绘本成为引领他走向阅读的动力,还得再想办法。
                                                                                                  成   全
     转变的契机来得很突然。四年级时,小金得到了一张300元的新华书店阅读卡。小金妈妈和我商量着,打算用卡里的钱购买书籍,拿到班级里与同学们一起分享,并请其他同学帮助小金一起读书。
就这样,“金金书吧”在我们班诞生了。我代小金妈妈精心挑选了适合孩子们的书籍。为了激发孩子们帮助小金的热情,我又制订了爱心借阅制度,只要同学们帮助小金读书、认字满20分钟,就能在爱心书吧借阅一本书。
同学们很积极。每次我下课时走进教室,都会发现有两三个孩子在小金的那个小角落里,把他团团围住,一字一句地教他读书。小金的神情则是前所未有地认真,他拿出一只食指点着书本,拖着长音,慢吞吞地跟着同学们认读文章。
     课本读完了,我鼓励他们去楼梯上的图书角,那里有不少低年段孩子拿来的图书,我们班的孩子读来太简单,但对小金来说却正好。我时常看见同学们一左一右地簇拥着小金走下楼去看书,小金下楼的脚步虽然依旧很慢,脸上却没有了当初畏惧的影子,大概是明白有同学愿意等着他,搀着他,于是可以很笃定地享受这一点幸福了。
小金在一点点改变。下课时,他不会再跟同学们打闹,然后一不小心就哭起来了。上课时,他虽然还是没法专心听讲,但他能够克制住自己,只发出小小的声音,不再干扰到其他同学。偶尔有那么几次早读时,他居然也能跟着“大部队”读上一两句。最重要的是,我发现他认真读书以后夸奖了他,他脸上迸发出非常直白的快乐,那是一种和吃到糖截然不同的光彩。他开始懂得了怎样去做一个更好的人。
                                                                                                总    结
    回顾小金一路成长的历程,我发现自己也陪伴着他成长了许多,从一开始的严格约束与区隔到后来的引导与激发,在小金寻找到自信与快乐的过程中,我也逐渐学会了如何采用有效的方法去帮助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很多时候,对孩子,光有自以为是的爱是远远不够的,有时“专业”,远比“爱”更重要。
     对于我的孩子,能做到这个地步,何况健全的孩子呢?让我们相信世间充满着爱与感动,借此文感谢宁波市修人学校全体师生,更感谢班主任江曼老师的辛勤付出!老师根一位学生妈妈的自述,记者整理报道。

                                                                                                            中国东方新闻记者:张翠冬报道

上一篇:为美丽中国筑牢司法保护屏障
下一篇:教育部关工委启动“读懂中国”品牌活动 北大等20所高校先行试点

分享到: